5踩射 (第1/1页)

加入书签

陈改疼得说不出话,但久经开发的后穴在玉势的玩弄下止不住的发痒痉挛,让他一时品不出自己究竟是爽多一些,还是疼更多一些。但无论是疼还是痒,陈改全都欲罢不能,前者带给他的是心理上的满足,而后者,毫无疑问,自然是身体上极致的快感。

陈改并不是圣人,无法抵抗爱欲的折磨。

聂辛灼故意扯着他的发冠,逼迫他的头颅微微向后仰,露出修长白嫩的脖子,因快感和对未知的恐惧,形状优美的喉结艰难地上下滑动。他浑身酥软难耐,恨不得立刻埋在聂辛灼腿间侍弄。嫩逼已被玉势研磨成了一朵软烂饱满的肉花,每当玉势顺着聂辛灼的动作捅进陈改大张着的后穴时,噗滋噗滋地喷出透明的淫水。

“啧,瞧瞧这骚水,快要把云翊宫给淹了。”聂辛灼冷笑一声,拍了拍身下奴隶光裸的臀瓣,不愧是从小娇养长大的皇家子弟,聂辛灼还未用上五成力气,臀瓣已经敷上了一层薄粉。

陈改几乎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分给了饱受折磨的孽根和后穴,不防备突然被打了屁股,吓得大声呻吟了一声,妩媚又淫贱。

“贱奴管不住自己的骚水,请主人责罚……唔……”

“是该罚。那就罚你用你的贱根高潮吧。”聂辛灼丝毫没有自己的命令强人所难的自觉,用一种天神偶然注意到了挣扎的蝼蚁那般漠然又戏谑的声调宣布了对陈改的惩戒:“直到陛下失禁为止,在那之前,陛下不可以停下来哦。”

陈改见聂辛灼仍好整以暇地踩弄着他已经充血的肉棒,知道这个恶趣味的男人又想看他如最下贱的狗奴一般被踩射,明明痛得死去活来,却依旧能从非人的折磨中找到快感,不停发情的模样,顿觉眼前一黑。

他崩溃地摇着头,屈辱的泪水从眼角渗出坠落在冰冷的地砖上:“主人,求求您……贱奴做不到的……”

“管不住自己的骚母狗,也有权利说不吗?”聂辛灼不留情面地扇了陈改一巴掌,脚下更加用力,几乎要把陈改的孽根踩断。

“啊……啊啊!主人……求您轻点……母狗不敢了,哈……啊……要被踩烂了……”

陈改再不敢忤逆那人,连忙卖力地挺动起精健的腰身,粗长的肉棒不停地磨蹭着聂辛灼的脚底,那鹿皮靴为了防滑,鞋底被故意纳得毛糙粗砺,更加深了陈改的痛楚。

聂辛灼索性不管他,从一旁的小书柜里抽出一本杂书翻阅,踩弄也十分随心,偶尔想起身前还跪着这么一个人时,便坏心思的碾压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书末页

高辣小说相关阅读: 男神被快穿拆坏了 毁灭吧,累了 朕成了霸总带球跑的白月光(古穿今) [综漫同人]白月光皆是我马甲 快穿之谈个恋爱好了 绿茶小师弟好骚啊(穿越) 我以为我是绿茶小作精 渣了道侣以后我重生了 炮灰假少爷在线养崽(穿越) 顶级alpha,欠我钱不还 和豪门竹马重逢后我爆红了[娱乐圈] 圣餐(悬疑 乱炖 H) [综漫同人]身为普通人的我如何在横滨直播 甩了顶流前任后我火了 边山寒[种田] 死遁后男主总想扒我马甲(穿越) [综漫同人]审神者加班拯救世界 软萌o人设又崩了 失忆后,我每天都在社死 沙雕霸总终于低下高贵的头颅